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老婆的欲望
老婆的欲望

老婆的欲望

那天晚上,我抓著老婆的奶子睡得很香,一覺睡到不知道幾點,睜開眼睛的
時候,看見老婆還在睡夢中,甜甜的模樣,枕在我的身上。我這個角度看著老婆
那貓咪般的睡姿,突然一陣心疼,昨天晚上,是我鬼上身了嗎?娘的,半夜不抱
著這只小貓咪睡覺覺,出去外面鬼混,我真的是瘋了!
  我真想跪在觀音菩薩面前,讓代表全女性的觀音「娘娘」給我狠狠地摑兩巴
掌,不過千萬不要給我定什么罪行,最多下輩子罰我做女人,但這輩子……還是
做爺好點!畢竟,做現在的我,的確也挺好的,你們說是吧?
  稍晚點,老婆下樓去買排骨,說要給我煲湯喝,她說覺得我最近總是很累的
樣子,加上昨天晚上如此地賣力勞動,為了犒勞我的勞動成果,她要給我煲個十
全大補湯……幸福吧?
  我跟老婆在一起三年,做愛不可能缺,胃口也從沒有缺過,一切都是老婆幫
我打點,我也覺得我這小子是幾輩子修來的。可是,最近跟老婆怎么了?可能多
了一個讓我新鮮刺激的女人吧!我真的對不起老婆,這樣背著她出去偷歡……真
不希望捉奸在床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
  想著想著,娜給我打了個電話,我看著電話,滿腹的憂郁,接吧!
  娜在那頭輕聲問我:「臭小子!大壞蛋!想我了沒有?」
  「你老公不在啊?」
  「嗯,我醒了之后就沒有見到他。」
  「昨天晚上的事情他沒有察覺吧?」
  「不知道呢!察覺了我也沒有辦法!誰叫我滿身的腥臊,都是你的精液的味
道……」
  「小騷貨!我的肉棒上面也是你的屄香嘎!」
  完了,被這個騷貨嫂子挑逗兩下,懺悔之意全然不見,男性荷爾蒙又一次地
急劇堆積,至于堆積的地方在哪里?不用我說了吧!
  突然想起什么,我說:「對了!昨天晚上我射在你里面,怎么辦啊?會不會
鬧出人命了?」
  「呵呵……你怕了?想不負責任嗎?」
  我當時真的是怕啊!全世界廣大淫民一定在想:不會吧?這么傻的事情都能
做得出!這不是「借肚留人」嗎?
  我支吾得突然啥都說不出來,怎么辦呢?讓老婆知道了,我在澳洲怎么自殺
好呢!悉尼的海多,跳崖算了!娜看我說不出話來:「你真的是怕了!你怕我肚
子里面留下你的種?」
  聽完這句話,我突然想到一個絕妙的解決方法,不過就是損了一點,不是一
點,是超級損!她昨天晚上除了跟我做愛以外,不是還有一個人嗎?我才發現,
這個世界上不止我一個人會射精!哈哈哈……我頓然覺得皇天不負有心人。好像
這個比喻不妥當啊!不過皇天果然沒有陷害我……興奮得我想大笑出來,但是,
娜還在那邊逼問我!這一沖頭的刺激感可不能表現出來,不然就太賤了!
  我定了定神!溫柔地并帶著沉著地說:「娜,我喜歡你……孩子要是真的留
在你肚子里,就生了吧!我不是怕了,我是怕另外兩個受害者,兩個不知情的受
害者被我們傷害在無形無影之中,我們良心過不去啊!能擁有你,我很滿足了!
但是如果,我們不幸種下這個禁果,我愿意背下這個債!」
  感人吧?多么的感人啊!所以,當然的,娜哭了!哭得幸福、哭得無助,只
說了一句:「我愛你……但不會傷害你……」就掛機了。
  我蓋了電話,慶幸著剛剛的靈機搶救了我,但是還是覺得很對不起娜!還有
我那傻不啦嘰的哥們兒!難道真的讓我哥們幫我扛罪嗎?這孩子如果長大后越來
越像我,怎么辦?天啊!不敢想像……
  這時哥們兒突然給我打了個電話,他很興奮地說:「星爺,跟你說我們明天
啟程去GoldCoast(澳洲一個非常出名的滑浪天堂叫做黃金海岸)。」
  我一聽,趕緊問:「不會吧!干嗎?這么有雅興去那干嗎?跟誰啊?」
  「我、我老婆,你、你老婆,還有Ray、Max,加上他們的娘們兒,八
個人左右吧!你開一輛車,Max開一輛車,正好!Ray已經聯系好那邊的人
了,幫我們租了一套復式屋,正好!最近我跟老婆性生活好像不是很那個,時間
太短了,出去玩玩、做做愛,發發瘋吧!」
  聽完哥們這么一說,我覺得哥們兒對娜也不錯,可是,這次出去是為了找個
好點的地方操娜的,心里面多少有點不爽!不過算了,說不定我和娜有點什么奇
遇呢!于是也就答應了。
  當天晚上,老婆聽到可以出去玩,當然非常高興,給娜打了個電話,約娜去
超級市場買明天路上的零食,我跟朋友就去做牛做馬,幫她們拿包包、提籃子。
  不過,看著兩個被我操的女人,居然這么和諧……當然是有不知情者,不然,
天下哪有這么太平啊!突然很羨慕古代的男人可以三妻四妾。
  這天晚上,我們有說有笑的回家了,各自整理行李,老婆高興的在家里亂蹦
亂跳,光著屁股跑過來親我一下,然后又跑開了。女人就是女人,出個門,連浴
巾都要帶四、五條,我的天啊!我的頭都大了!收拾了四個包包出來,沒有想法
了……
  第二天一早,我第一個下樓先把車熱上,跟另外四個朋友等我家的那個皇后
娘娘,還有沒人知道的一個后宮妃子——我哥們兒的老婆。
  很快啟程咯!老婆跟娜坐在后面,有說有笑的,我跟我哥們兒在前面,談東
談西的。兩個雙子座的男人,不可能停得下來嘴的,我呢,時不時的從反光鏡里
面看看那神態多姿的娜,側面的她更加誘人。
  看著她,我突然深情起來,憶想著我們抽插時的場景、身體碰撞出的動人旋
律,真是娘的爽!或許我的深情讓娜感應到了,回贈我一個悶騷的媚眼!不知道
我們的眉來眼去,又有沒有人注意到呢?車上坐著另外的兩位就是受害者,不知
道你們有沒有看到我剛才跟娜互相的暗送秋波……有沒有呢?陣陣的暗爽涌上心
頭……還有,我跟哥們兒坐的那個位置,上面可能還有從娜屄里面流下的精液和
屄液的混合體,呵呵……可別沾在褲子上咯!
  一路的遐想、一路的思想游蕩,十二個小時的車程,累死我了!終于到了,
找了個中餐廳,叫了一桌的海鮮,我是累得要命了,坐下之后,上來一盅湯,老
婆和娜各自幫我盛了兩碗,哈哈……幸福的男人啊!
  老婆說:「老公,多喝點!今后這幾天都是靠你這馬夫咯!別累得不理我就
好了。」
  我回她一句:「放心吧!再累也能滿足你!」全場人們大笑一聲。
  娜也有表現機會哦!裝碗湯之后,非常溫柔的說:「臭小子,嫂子我也來犒
勞你,別把你累垮了。滿足你老婆后就剩半條命,那可就不值錢咯!」
  像我這么聰明的人怎么會被他將軍呢:「當然不會了!我可是一王雙后的重
量級哦!怎么樣,要不要試一下?」
  娜一掌打在我身上,說:「死孩子!沒大沒小,嫂子你也不放過!小心你哥
葵花點死你哦!」然后抱著我哥們的胳膊看了看我,好像在向我示威,當然生氣
了!
  我雖然身體很累,可是意志不累啊!看著娜的妖媚,我恨不得現在就公開把
她放在餐桌上,美美的烹調一番,讓他老公看看兄弟我的淫威……不過算了,表
情要控制住,不然就出事咯!
  這天晚上,我們都早早休息了。我跟老婆的房間是在樓上,這個房子不錯,
離海邊很近,一個兩層樓的復式屋,是公寓大樓得最頂樓。住得高,看得遠,站
在陽臺上,好高,可以看得很遠的海浪慢慢的暗涌著,抱著香香的老婆,迎著陣
陣海風。
  老婆的蠻腰真的很好抱,沒有穿奶罩的咪咪,像果凍一樣晃蕩不停。聞著老
婆的耳垂,老婆撒嬌地依偎著我。陽臺上的一張謝謝上,我們坐下了,老婆坐在
我大腿上,我們靜靜地擁抱著,老婆透明睡裙里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地摩擦我的
大腿根,其實大腿根那還能有什么?不就是我的肉棒啊!
  吃過飯、洗過澡的我,休息過來了,沒有那么累了,當然淫念也就大增了!
  我慢慢地拉下老婆睡裙的吊帶,咪咪頭,也就是乳頭啦!膨大地對準了我的
嘴,好像在挑逗我,好像在等待我,我當然是迫不急待地啃咬著老婆的奶子,舌
頭跟乳頭交戰起來。
  老婆咬著下唇,抱著我的頭、摸著我的背脊。老婆的水簾洞果然名不虛傳,
我的手上下都不放過,一手抓咪咪,一手摸穴穴,老婆的水簾洞早已黃河泛濫、
洪水成災,突然想到了一句話:「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愛人。」應該改一下:
「我拿什么搶救你的缺堤?我的愛人。」
  我從睡褲里拔出老婆期待已久的肉棒,親手交給老婆,溫柔地說:「老婆,
我把我的尚方寶劍交給你了,任由你處置,好好對待它,好好懲罰它吧!」
  老婆滿嘴的淫笑,親我的額頭的同時,把我那一柱擎天的頂梁柱埋進了自己
的下體,自己那缺堤的入海口。我的肉棒迎著洶涌的浪潮勇往直前,老婆的屄雖
然無止盡地吸引著肉棒,但是不安份的肉棒絕對沒有對不起陰道的欲望……
  這時候,聽到女人的一聲聲的淫叫,這個聲音很熟悉!但是不是老婆的。漸
漸地聲音越來越大,是從隔壁傳出來的!好像是娜的叫床聲音,好像是那娘們發
騷的呻吟。Shit!難道他們在做愛?娘的,這么晚了,不睡覺,做什么雞巴
愛啊!但自己何嘗又不是……
  娜的聲音仿佛是生怕我聽不到,越來越大聲、越來越淫蕩、越來越讓我受不
了,這聲音實在太刺激我了!我懷里的老婆還在我的肉棒上玩耍,我把她抱起來
放在窗臺上,岔開腿,狠狠地發泄在老婆的屄里,回應耳朵里那躲不掉的娜的淫
叫。
  老婆的屄好像已經裝不下我的巨棒,撐開得屄越來越大、越來越粗的肉棒,
讓老婆充份享受下體摩擦的快感。爽啊!狂啊……老婆開始要叫了,但是因為這
時在外面,不在家里,老婆可沒有這么不矜持,可不是隨便都能叫出來的。她一
直憋著不敢叫,只是小小聲地在我耳邊撒嬌。
  這時候,老婆突然緊緊地抱著我的背,小聲對我說:「老公,你操我操得好
厲害!姐姐好喜歡,但是……但是……姐姐好想叫,好想叫……我要叫啊!我要
叫……」
  老婆越是不敢叫,我越是要努力地操,以便讓旁邊那屋里瘋狂性交的兩個人
聽聽,這才叫大發淫威!這才叫實力!
  我越來越奮力,越來越強硬,狠狠操著如癡如醉的老婆,老婆的「嗯、啊」
  聲不斷,而且,聲音也開始越來越大!讓老婆神魂顛倒、讓老婆不省人事的
我,不禁讓這一個女人享受著應有的高潮,還有一個不屬于我的世界的女人也享
受過我賜予的高潮。
  正在和別人性交中的叫聲不斷地刺激我,是怒火,還是醋意?讓我遲遲不肯
放過老婆,換個姿勢再來一次。轉過老婆的身子,讓她趴在落地玻璃上,從后面
來,但不走后門,還是走中門,至于前門,我的精子們有可能混進去,不過我這
么大的陽物恐怕是沒希望了。
  挺起腰桿,朝著那意猶未盡的屄沖去,老婆的身子被我一次又一次地攻陷,
不放過她每一次的喘息,讓她每一次的呼吸交替都為我而吶喊……老婆的奶子,
在被我變幻無常的抽插中一次又一次地甩在玻璃上,想想啊……那對大奶子,在
玻璃上又揉又摁的,如果玻璃是個人的話,豈不爽死了?
  干啊!……越想越High,老婆被我腿間炮轟得東到西歪、左右搖擺,那
情形,實在無法用人的語言來形容,有待人類文化的進展吧!
  做愛的場面往往讓我失控,加上娜在旁邊那屋里的狂叫,仿佛我的努力進取
都進去到她屄里去了!這種叫聲讓我邪惡地抓起老婆的頭發,狠狠地親吻她、啃
咬著她的耳垂、吼出了我欲望深處的狂妄。我瘋狂地親吻老婆,瘋狂中讓老婆全
然不知所措,只好任我開槍,任由我炮轟她即將失禁的下體……
  最后是我失禁了,我的精液失禁地噴射了出來,如果一頭袋鼠的最高時速達
到190邁,那么,我的精液就是190+邁的速度,抵達到子宮深處。老婆的
奶子這時才慢慢從玻璃上滑落,跪在了謝謝上,靠在謝謝背上,可以說,她大概
實在說不出話了。
  剛才的呻吟+吶喊,大概全黃金海岸的人都聽得出這是女人瘋了的叫床聲。
  我也累了個半死,身體在跟老婆做愛,腦袋卻在跟隔壁的娜交配,雙方的戰
果,好勝的我一定是贏家。
  我靜了下來,聽到旁邊那屋的一對我心目中的「狗男女」早就沒有了動靜,
老婆就像斷氣似的跪拜在謝謝上。陽臺的風好大,怕老婆著涼,我親了親老婆的
屁股,還有她光滑的大腿肚子。
  黑暗中,我把手伸進老婆的屄里面,摸到的是老婆和我身體射出的混合體,
所謂的性愛黏液。老婆感覺到下體被我調皮地挑逗著,身子稍稍動了一下,我用
身子擋住吹向老婆的海風,摟起老婆虛脫的身子,輕聲在她耳旁說:「祖奶奶!
  我錯了,我不該操你操得那么賣力,把你累死了,明天我找誰操啊?「
  老婆聽了,笑了笑……笑得有氣無力,一只手摟著我的腦袋,慢慢轉過身,
看著我月色朦朧的眼說:「老公啊!剛才我好像在生死邊緣轉了一圈,又好像到
天堂轉了一圈,我以為我快被你這死鬼操死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