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校園小說  »  新來的小護士真棒
新來的小護士真棒

新來的小護士真棒

下班了,我從手術室出來,身子也軟了,拖著疲憊的步子我回到了科室。真的不適應,一出門就感覺到了七月的熱浪,汗一下子全象急著看世界一樣冒了出來,每個毛孔都是張著的,眼前有一股濕氣,是汗進入了眼睛。
  打開自己辦公室的門,迎面是涼涼的冷氣,還是自己的辦公室好啊!我似被重新拋進水里的魚一樣,大口的喘著氣。罵著該死的醫院早就建議安裝中央空調了,就是象放屁一樣。官小職卑啊!
  點燃一支煙,情緒慢慢的穩定下來,今天本來不上班的,連日的執業醫師面試剛結束。也經歷了“甜甜”的幾日春風[詳見《淫試》],本想好好休息一下的,可卻被這病人給召來了。
  上午來了個闌尾炎病人,本就是個小手術嘛。可術中卻發現回盲部腫塊,打來電話,告訴他們在術中用冰凍病理。可一小時后電話又來了,又說是低分化腺癌,他們開不了,只有老馬出山了。做了個右半切,手術挺順利的,但人累啊。
  打開電腦把QQ掛起來,進入狼網。呵呵!大大們又給咱加分了,都有950分啦。陳醋大大的《世界杯2》中,也給我的回復加了個22分,看著幾篇新的評語時,“滴滴滴”QQ好友給發來幾句問候。
  “明主任,是你嗎?你剛上來啊。”網友‘你的唯一’發來消息。(順便介紹下‘你的唯一’是手術室里的一個護士,我沒來上班也沒見她有十幾天了。)“好啊!妍兒,你在哪里啊?幾天沒見了啊。”我回復過去。
  “我在家休息,你的評委工作結束了嗎?”她滴滴的過來了。
  “嗯!我剛結束了個手術,正尋思你呢。”
  “騙人哦。你會想起我?”這丫聰明的很。
  “我敢騙別人敢騙你嗎?來,我看看你。這幾天養胖了不?”
  我給她發去視頻邀請,好久沒見她接。
  “接啊!快點!”
  我盯著QQ界面,她就是沒有回音。該死,這丫干嘛去了啊。以前很快就接的啊。今天,難道是我沒理應她這么些天?“快點接……”我又催促的打上了好幾遍,沒有回音。我心急躁起來,眼睛盯著屏幕都盯得發漲了,還是舍不得離開屏幕。沒有結果,難道這丫頭知道我和“甜甜”的事情啦?我的心開始忐忑不安起來。
  “你的唯一”是我今年才上的一個妞,是去年分配到手術室的,想著和她交往的始末我的老二開始起了變化,我站起身來去主任辦的衛生間,掏出雞雞抖落一點尿來才得以平靜。
  各位大大開始懷疑了,怎么就你行啊?呵呵!聽我慢慢道來。
  今年年初的一天,我在二室開膽管結石。和往常一樣,我一路哼著小曲步入肅靜的手術室,路過護士站隨便擺了里面一眼,里面眾多熟悉的面孔里有一張很陌生很美麗的臉。我沒見過的,看得人很舒服,大家都知道小狼就好這么一點,再說看看也不為過吧。我止住步子站在護士站前假裝和護士長打招呼。
  “葉妹妹啊!誰上我臺子啊?”
  眼睛瞥著那清秀的新面孔,呵!真的很美,長頭發,燕尾帽戴在頭上大一點則顯稚嫩,小一點則顯老氣。不大不小看得賊舒服。高挑的身材,隆隆的前胸把護士服頂得高高的。由于站臺擋著沒見到下半身,距離有點遠,無法再細說了。
  “喲!我的劉主任啊!眼睛看哪兒呢?”護士長對我皮笑著,“就叫小妍上你的臺子吧,可別光顧著看人把刀開錯啦。”
  得了,我知道了,新來的。我和葉護士長說笑了幾句趕緊走人,我就那么點德性。再看下去啊,那胯間物又要抬頭了,美女當前能不抬頭嘛!
  換衣進入二室,麻醉平面沒出來,就坐那旋轉椅上抖著雙腿。心里在想著事呢。
  “吱呀”一聲,自動手術感應門開了,由外走進一個妹妹來。戴著綠色的布質帽,圓圓的臉蛋,很大的一雙眼睛。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著,細長的脖子白白的,一根紅繩垂掉的羊頭玉垂掛在被前胸頂得高高的隔離衣里。上衣下扎進肥短的褲內顯露著那結實的擺擺的腰肢。長長的雙腿,白晰的腳揣在拖鞋里,慢慢的走近手術床。伴隨著腰肢的擺動,高高的胸抖動著走向著我……我頓覺呼吸困難,耳紅心跳,我不知道自己在哪兒了。
  “平面有了沒?”我馬上意識到自己的丑態,催問麻醉師。
  手下的幾個助手忙著擺體位,消毒。我穿上手術衣,上臺前還在掃視著房間怎么沒見她了啊?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我的心頓覺失落。
  “咣噹”一聲響,我的身后傳來搭腳凳的聲音。我忙一轉頭,呵!不正是她嘛。她站在我身后呢。心定了,我的話多起來了。
  “這層是腹直肌……這是膽囊……”臺上伴隨著我的手,我層層講解著。年輕的助手也許納悶今天主任話怎么還解說起解剖結構起來。呵呵!他們不知道后面的妹妹的功勞。
  莫的,我停止了動作,也停止了說話。我愿時間就此停止……原來我的手在打結時往后一拐,碰到了一只軟物。由肘部傳到我的腦海,那是她的胸,高高的前胸……我的手肘在與她的胸接觸著,多軟和啊!我停頓了下又開始打結又開始講解。但我不知所云了,我的肘還在繼續似乎不經意的接觸著那柔軟的物件。只不過往后抽得更頻繁更用力了,她仿佛也感覺到我倆的接觸,后退了下。仿佛我就此失重。但漸漸的她又靠了過來……
  手術還在進行著,我也盡量掩飾著自己揭油的動作。我知道要是大家都看見我的動作變形傳出去這老臉往哪兒擱啊?時間在接觸中流淌,在手術中消怠!她似乎看不見術野,站在我身后胸僅貼著我的后背,柔軟的雙駝的感覺再度充斥了我的大腦。
  我無法再專心手術了,下身義無反顧的抬起頭抵著術床,我感覺要炸了。雖然天不是太暖,但我汗開始密布我的額頭……手術在擦汗和出汗中終于完成了。
  落下縫合皮膚的事情留給助手,我不安的走下了臺子。看看往常只用倆小時的手術,今天卻用了三個半小時。看了眼她,也就在我看她的瞬間,她給了我一個調皮的笑……我真地倒了!
  “小鬼!你叫什么?”我哪能放了這決好的機會,她幫我解開手術衣后的帶子時,我輕輕的問她。
  “我叫柳妍。才從醫大高護班畢業。您教過我的解剖課,劉主任!”那美麗的睫毛眨著。
  “今天看到什么內容了啊?”我頓了頓,本想說“你差點害得我下不了臺”
  但又怕遭她恥笑,改口說道。
  “腹直肌啊……”她臉莫地紅了。
  呵呵!小鬼頭,你也就看了層腹直肌啊。我內心高亢起來,原來她也心不在馬呀!!!我會逮住你!
  我正在回想往事的時候。“滴滴滴”QQ的圖象在閃爍,她回音了。
  “明,我剛家里來同學了,你不怪我吧。晚上我想見你……”
  “我是只批著羊皮的狼,拋卻同伴獨自流浪……就是不愿別人把你分享!”歌唱得多好啊,我是黑夜的餓狼,要開始我夜幕下的追趕!
  QQ還在閃爍著由她傳來的訊息,我再度點燃一支煙,隨著緲緲的煙霧,面前的不再是液晶屏幕而是妍兒的笑容,柳妍,柳……妍……多好聽的名字啊!又是多美麗的女人!
  我的思緒飄得很遠很遠,穿過白色的墻壁,繞過迎面的工作著的人群,來到有她的地方——肅靜的手術室。
  那天下臺后我們聊了會兒,當我們各自更換完工作服時走到了一起。
  手術室里換衣服很嚴格,首先各自有各自的更衣室。男的基本上上臺前只穿個褲叉套上上下兩件的手術隔離衣,再戴好口罩帽子進入里面的手術室。等麻醉平面出來后,再洗手消毒后穿手術衣,注重的是無菌觀念。女的嘛,不敢說是不是和男的一樣,但我見過里面真空的妹妹們!呵呵,跑題了。
  在外面脫掉帽子口罩的妍兒真的很美,可能是剛來不久吧,她上班除了進去熟悉下外,基本上都呆在護理部里。長長的黑發梳理的很柔順的披在肩上,俊俏的臉蛋可以彈出水來,尤其那高高的胸挺的那么驕傲,隨著她的腳步在我面前抖動不休……
  我的眼睛無力再從她身上移開,唾沫卻在頃刻間分泌,多得讓我無法不加緊吞吐。
  “小鬼!你叫什么?”我動了邪念。
  “劉老師!您的手術真的很精彩。”她坐在我的對面,眼睛也在注視著我,“解剖的層次是我以前沒見過的。”
  “哦?是嘛?我不記得教過你的解剖呀!你是哪班的啊?”我這時候在找我的煙,卻忘記這兒是不能抽的。
  “我是高護02級的呀!我叫柳妍,我以前看得都是福爾馬林泡浸的標本,根本不知道神經,肌肉。”她捋了捋頭發,一陣陣清香隨著她的手飄來,“今天我看得很仔細,每一層都是很清楚。”
  “小鬼!你剛不是說你只看見腹直肌嗎?”我故意撩她。
  “……中間本來看得好好的,哪知道……知道……我……”她似乎想起了剛才的情景不禁臉紅起來。
  看來我暫時不能再進行下去了,也要考慮手術室里的別人的想法啊。也就起身走了出來。
  煙在手中燃燒,空調的冷風把手在煙灰的掉落中變得灼熱起來,燙到手了。
  我忙丟掉了煙頭。
  ***     ***     ***     ***     ***再看QQ上的留言“明!今晚我燒了幾樣菜,過來吃吧!我等你。”她已經下線。
  我拿出手機發了個信息過去,“好的,我準備好就去。”
  我這個年紀有家有孩子,我得編造一些很圓滑的理由來敷衍家人,真正要做到“外面彩旗飄飄,家里紅旗不倒”是很難的。拿起電話給家里吱了一聲,我再度窩進了皮椅里。
  手術室里的接觸開始多了起來,幾乎天天的見面讓我和妍兒熟悉起來。我已經不甘心開始隔衣服的接觸,總在尋找機會,我知道她是放開的女孩,所以也就經常在單獨的機會里說些黃段來刺激她。她也腆笑著回應,而真正的開始在某一天的下午。
  “劉主任!14床出現血壓下降,神智不清。”住院醫生小白慌張的推開我的辦公室幾乎叫喊著說。
  “怎么回事?這么慌張?”我心一下提到嗓眼。
  “14床病人剛起來上廁所就出現這樣的情況!”小白邊走邊說。
  14床是個胃出血病人,胃鏡報告胃十二指腸潰瘍,血壓不穩定由內科轉來的,我本來考慮手術的,但經過保守治療已經三天未解黑便了,我也就決定暫時不手術,醫囑絕對臥床的。
  走進病房里面醫生護士已經圍了一通。
  “護士長上監護儀,監測血壓和血氧……”我這時候就不能慌了,大不了配血進腹腔就是了。
  “開通倆組通道,上晶體液……”
  ……在大家的搶救下病人終于血壓上來了。
  “你們怎么做護理的啊?我醫囑沒下嗎?絕對臥床的概念你們不懂啊?”我把護士長叫到辦公室幾乎咆哮起來,“要是死了人,你就卷鋪回家吧!”
  心里這個氣啊!怎么派這么個水平的人管理我的科室病人啊?我真的捏了把汗,過幾天把她給廢了。
  “叮叮叮……”電話響了。
  “普外科嗎?請問劉主任在嗎?”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傳來。
  “嗯!我是,你哪位?”我的聲音很大。
  “我是手術室柳妍,劉老師,怎么嗓子著火了呀?”她聲音輕輕的似一陣涼風吹在耳邊。
  “14床是我的親戚,叫何貴順的,請您多多照顧!”
  “還14床呢!叫我頭都大了,你自己過來看看吧。”我一驚,本院職工的親戚要出事了,那就不是頭大的問題了。
  她來了,看了病人也向我了解了病情,走的時候眼里存著許多感激。
  病人很安然的度過了下午,家屬也頻頻送來信封裝著的感激,我一一拒絕。
  我也頻頻的跑到病房看看病人,一切都很平穩,我也就準備下班了。
  電話再度響起來,“劉老師!家屬要我請您吃個便飯,我馬上過來。”柳妍再度要把感激奉送過來。
  “算了吧!我今天也很累,也別浪費錢了。”我不想在病人未安全之前討別人的說笑。
  “劉老師您一定要給面子哦。我馬上來!”她的話語很急切。
  哎!看來今晚又要醉了,美女在旁的酒宴不是好喝的。
  ***     ***     ***     ***     ***帶了幾個人一起赴宴,自然少不了席間的謙虛和勸酒,結果大家都滿身的酒氣。我都忘記怎么出的酒家的門,迷糊中好象來到了個KTV包房里。在喧囂的吵鬧中我酒醒了點,身邊只坐著柳妍,歪靠在我的身旁。室內很暗,外面的音樂放著探戈的進行時,一對對舞伴在眼前滑過。
  我甩了甩頭終于清醒起來,柳妍的體溫讓我躁動起來,我聞著她身上散發的香氣伴著音樂的節奏我不能自己。
  “劉老師您醒了啊。”她看見我甩頭就湊過來。
  我抬眼看了下她,“妍兒!我喝高了。”眼前的她依然很模糊。
  “您是什么酒量啊!騙我呀。”她仿佛洞悉我的一切般的抬手打了我一拳。
  或許是酒精的作怪,我一把捉住了她的小手,使勁往懷里帶了過來。這樣她似飄飄的葉兒般跌落在我的懷中。酒精的后力在上竄,我腦海一片模糊,只想掐住她。她仰面貼在我的手下,我的手臂強烈的感覺著她的豐滿擠壓,她的胸起伏疊宕,在我的似乎不經意的臂下流淌。
  我看她沒有什么拒絕,就一把抓住她的前胸。呵!什么樣的感覺,嫩嫩的軟軟的象饅頭,象汽球;令人陶醉令人流連忘返。我撫摸我捏抓著,她開始掙扎,開始扭動。
  “別……別……”似乎想用肢體擺脫我的祿山魔爪,我哪能放過?力氣越來越大,耳眼里只有一個聲音“摸她!進一步,干她!!”
  我的手沿著她的腰慢慢滑下……
  “別這樣!”她莫地掙脫了我的懷抱,輕喘的呼吸在我耳邊遠離。
  “劉老師!我倆跳舞好嗎?”她離我遠遠的腳踏在燈光閃爍的舞池里,手調皮的向我伸出。
  在這個時候稍微理智的人都知道如果強求之會雞飛蛋打,還不如找個臺階慢慢等待。
  “跳舞?”我故意表示驚訝,“我可不會啊!除非你教我啊。”我伸出了右手。
  “您在學習上是我老師,那我今天也改個角色,舞場我教您!”她又在眨動眼睛,透過隨處亂飄的燈光,我看見她眼中的溫情。
  舞池里的音樂換成了慢拍,我接過她的手,左手握住她的右手,右手搭在她細細的腰肢上。透給我的掌心是細滑的……我的雞雞開始了飛翔……“您前踏一腳,順著我的后退跟上我的步伐。”她抬起臉盯著我,“您聽節奏。咚……噠……噠……就這樣!”
  我漸漸的貼著她,下身也堅強的挺立。我再也控制不了了,女人在懷,何況是美女的帶迎下,我的手不再握她了。我一把箍住她的臀,軟軟的肉在我掌下,我假裝無意識的把她的屁股向前推,自己的下身硬硬的頂在她的胯間。
  “哦……不要……”她忽地后退了下,緊接著又馬上貼了過來。
  隨著音樂我隱蔽的向她挺動,她不再躲避,迎合著我的節奏舉胯而來。
  “主任……別……別逗我……”她或許也受不了酒精的刺激,雙手箍在我脖子上,任憑著我的擠壓。
  我箍住她的腰,把她緊緊的靠在我的身體上,她的雙峰在起伏,兩駝柔軟的肉抵在我的胸膛,在舞步的擺動中我倆相互摩擦著。擱著裙子,我感覺兩顆米粒在增大,耳邊已經傳來她的輕哼。
  我的手不再安分,伸在她的胸前衣服里,撫摸著她那傲人的奶子,用力的揉擠著,她開始僵硬開始抖動。
  “啊……啊……不要啊……”腳步靜止下來相互間碰撞著。
  燈光慢慢的暗起來,舞曲依然繼續著,我的手已經直接伸進她的奶罩,爪子在不斷的抓撫著。軟軟的滑滑的,高聳的奶子在我手里變形著。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抓過她的手直接放在我的下面,讓她感覺我的粗大我的堅硬。她連忙抽掉手,身體一陣驚攣,軟軟的象灘面條樣靠在我的身體上。
  我色膽包天,拉開自己的褲子拉鏈,拽過她的手直接放在我雞雞上。她抖縮著抽了抽手,就緊緊的握住了,我的心一下子就給提了起來,她慢慢的擠壓著我的棒子,我感覺著要射的快感。
  “好大……好硬……”她靠在我身上在我耳邊呢喃著。
  我的手也慢慢的下來了,從她的臀部的間隙里直接摸到了她的菊花,一圈圈的摸畫著想在她身上畫出美麗的地圖。濕潤的感覺刺激著我的手指,刺激著我的欲望。
  “啊……別那樣……別……”她無力的倚著我,身體在繃緊。
  我的手滑過臀溝進入了雨后的公園,她的毛是那么的濃密,手指被摩擦的聲聲作響,粘在我手上。
  “啊……啊!!!”我的手直接刺進了洞口,狠狠的挖掘著里面的泉水。
  “不要啊……不……”她的身體開始顫抖,捏我的手莫地失去了力量。
  我血往上涌,一下把她拽進包間里。拉開她褲子的拉鏈,拽下她的褲子,我不能再忍了,挺起硬硬的雞巴直抵她的毛叢,濕濕的感覺著她小穴的溫暖。緊緊的包含著我的雞雞,我猛力一挺,“啊……”她的叫喊讓音樂遜色,暖暖的緊緊的夾得我龜好痛。
  “不要啊……你別……這樣……”她用力的推我出來。
  我猛地把她掀翻在沙發上,“妍兒!給我……給我……我受不了了……”
  我的臉被她強力的推著,喘著粗氣把硬硬的弟弟再度深挺如她的逼里。
  “啊……啊……死人……”她臀部迎合著我的雞雞,雙手在捶打著我,“不要啊……”
  “妍兒!我倆融為一體了……”我喘息呻吟著,活塞式的運動讓我迷失了自己,忘記了身在何處。
  “我喜歡你……讓我快樂!”
  她的臀迎合著我的抽插,“你欺負我……哦……舒服……我要……”
  啪啪的撞擊聲響徹耳鼓,我終于把持不住,感覺一股麻嗖嗖的激動由脊髓傳來,“妍兒……我要射了……我射死你……”
  “啊……明……射我……用力干我……我要……”她在我耳邊也吐氣如蘭,緊緊的摟著我,身體在驚攣在跳躍。
  “我也來了……啊……明……抱緊我……”
  我再也抑制不住,緊緊的摟著她,下身飛快的抖動,把股股液體射進她的體內,她在我的發射中也“呀……呀……”的抽搐著。
  激情后的疲軟讓我癱在她的身邊,看著滿面紅光的她,我的心理滿足極了。
  “啊……”許久,她睜開眼睛,那一臉的嬌媚,“好壞啊……你……”
  “喜歡嗎?寶貝!”我捧過她的臉,輕咂著她的唇,她伸出舌頭調皮的撥著我。
  “明……你喜歡嗎?你的棒好大好粗……我被你日死了……”她摸著我軟下來的雞巴說著。
  “喜歡……喜歡你的每個細胞,以后你身上的毛發都是我的……”我的手也摸著她濕濕的穴,“小東西可真緊啊!說,你被別人搞過幾次了?”我很懷疑她的童貞,我等色狼就這么輕易的上到她了?何況我很丑。
  “你壞……以后你想……我沒被別人搞過,只被你……”
  “明……我喜歡……”
  我知道她會在以后告訴我她的經歷,夜晚的美麗沖淡了炎熱,我們自此后開始了淫亂的生活。
  我從回憶中理智過來,開始想她了。今夜應該更美麗,我知道!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