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妻子豐腴多汁的肉體
妻子豐腴多汁的肉體

妻子豐腴多汁的肉體

為了尋求刺激,我與妻子也曾玩過三次3P. 前兩次找的都是指油壓師父,一次在臺中,另一次在高雄。臺中的那位師父較年輕,長相較斯文,但也許是長期操勞,臨陣時要花些力氣才能上場;而高雄的那位師父年紀較大,妻子只愿讓他撫摸與口交,但不愿讓他插入。這兩位師父雖然手法較佳,但就跟男人出去玩一樣,職業的總是少了一份自然。

  經過這兩次經驗,我們決定上網找個非職業的男人與我們同歡。由于妻子對男人的品質要求較高,同時為了不要出現臨場時因溝通不良產生尷尬,于是我們要求有興緻的網友,先寄照片讓妻子看,之后再經過數次郵件溝通,說明雙方喜好后,再決定是否見面。

  那一次,我們找到一位臺北的網友,年紀較妻子小兩歲,外貌也算斯文。因為前兩次的經驗,妻子覺得一開始有我在場,會讓她比較放不開,所以事前我們就與那位網友套好招,言明見面之后,先讓他們獨處半個小時。

  見面的日子終于來臨,我與妻子都懷著緊張興奮的心情與之碰面。畢竟雖然經過多次郵件往來,但總還是個陌生人。所幸碰面之后,對方與網路上的印象所去不多,因此很順利地就開始進行我們夫妻的另一次冒險。

  進了飯店,那位網友先去洗澡,再換我們夫妻。當天妻子上了薄妝,顯得艷麗異常,我想那位男網友大概也會慶幸自己的好運。我與妻子在他洗完澡之后一同入浴,看著妻子雪白的裸體、豐挺的乳房與微微隆起的陰部,想著稍晚便會有另一個男人享用她的肉體,帶給她不同的歡娛,自己也不由得興奮起來。

  如先前所約定,我要先給他們半小時左右的時間,因此妻子就先出浴與他獨處。當時我泡在浴缸中,而一墻之隔的妻子,則與一位陌生男子裸呈相對,并即將發生雙方默許的姦情。

  我注意地傾聽著隔墻的聲音,用我的想像加入狂歡的序曲。只聽到妻子與那男子輕聲調笑,然后漸漸地發出淫蕩的聲音,我可以想像那男子是如何解下妻子的浴巾,放肆地飽覽妻子熟透的女體,又如何地將她的雙乳握在手中狎玩,甚至將他的手指撫上妻子的陰戶,并間或地插入一兩根手指頭,以便帶出妻子蜜壺中的淫水助興。

  漸漸地,妻子的呻吟聲浪毫無阻礙地越過了磚墻,我忍不住將浴室門拉開一條小縫,偷窺妻子與他人的春戲。我沒法子看到他們的臉部,只看到那男人的雙腿與妻子下身互相交纏,男子的黑色內褲尚未褪去,但褲襠中怒聳的陽具形狀清晰可見。

  也許他正在舔舐妻子的耳垂或吸吮乳尖吧,只見妻子的雙腿用力伸直,似乎很享受這公然外遇的刺激。男子的左手貼著妻子右側大腿,逐漸往內側探去,于是妻子開始不安的扭動起來,我知道他開始進攻妻子的下體了。隔著門縫,我看到妻子的手脫下男子的內褲,男子則讓妻子握著他的陽具。

  我縮回浴室不再偷窺,并藉由聽聞妻子的吟哦聲,想像平時她床上的反應,如今是怎樣的取悅另一個男人。聽著聽著,突然沒了聲響,我一面納悶,一面也覺得無聊了起來,想抽根煙,卻發現沒帶進浴室,沒辦法,我只好走出房門,到化妝臺上取香煙。

  映入我眼簾的景象是這樣的:妻子雙腿大開,呈69式伏在那男子身上,享受男子的口舌服務;男子則騰出玩弄妻子陰部的一只手,緊緊攫著妻子的乳房,不斷揉捏挑逗。至于我的妻子,一邊害羞地看著我突然出現,一邊也沒停下正在她口中進出的男子陽具。

  這讓我驚奇萬分,依我對妻子的瞭解,她可以接受與其他男子性交,但若無好感的男子,則萬萬不愿口交,因此我可以確定妻子當時必定是處于忘我的狂野狀態。我沒有醋意,只覺得放心,因為此刻總算可以確定這會是一次美好的性冒險。

  我回到浴室,將門輕輕掩上,并燃起一根煙,繼續享受意淫與偷窺的樂趣。

  在他們口交一陣子之后,妻子躺回正常位,由妻子雙腿的角度看來,妻子是俯臥在床;那男子記得我們在信中所說,妻子喜歡男人由背后插入。

  男子直著上身,安靜的在戴著保險套。過了一會兒,他趴到妻子身上,之后妻子便發出淫蕩已極的滿足聲,我知道,妻子的陰戶這時已被那陌生男子的陽具插入了!

  在浴室里靜靜地抽煙,聽著隔壁妻子與另一個男子交歡的聲響,男子似乎很努力地干著我的妻子,發出肉體與肉體互相碰撞的「啪啪」聲。妻子嬌喘連連,享受著浪蕩的姦淫,模煳的囈語,依稀可辨識出她喊的是:「插得好深!」過了大約五分鍾,我走出浴室,開始大剌剌地在床邊欣賞妻子與陌生男子的活春宮,并準備加入戰局。從最淫穢的角度,可以看到男子的陽具正快速地抽插著妻子濕潤的陰戶,而陰道口的嫩肉,也隨著男子勐力的姦淫一掀一合,空氣里瀰漫著男女交媾時所發出的淫蕩氣息,夾雜著男子的汗味與妻子淫水混合而成的特殊氣味。

  我走向他們,將陽具伸入妻子微啟的雙唇,讓妻子的體內同時插入了兩根陽具。我們兩人一起享受妻子豐腴多汁的肉體,偶爾交換位置,輪姦我美麗又淫蕩的妻子。妻子同時承受著兩個男人的姦淫,身體佈上一層細細的汗珠,眼神癡醉迷離。

  那男子在射精的剎那,脫掉保險套,將他的精液噴撒在妻子的身上及臉上,妻子則用雙手將之均勻地涂佈在乳房上;至于臉上的體液,則順著妻子臉龐的輪廓滑落到她唇邊。我也加速沖刺,不久之后,將精液深深地射入妻子的陰道內,結束這場刺激的性愛盛宴。

  會不會再次相偕尋歡?從我們夫妻過往的經驗與平時的性幻想來看,似乎沒有拒絕的理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