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想要個孩子
想要個孩子

想要個孩子

“好老公,我要今年生只‘金豬’。”剛剛新婚的妻子撒嬌著對我說。

  “嗯……不用那么急吧?我們才剛剛結婚,遲點也不要緊啊!”我說。其實我

  早知道妻子之前已經暗示過多次想要在今年這個豬年生只‘小豬’出來,可是我覺

  得才剛剛新婚,當然要慢慢‘享受享受’,沒必要像以前那些人那樣希望早生貴子,

  所以我總是裝作不知道或支吾過去,做愛時一直用保險套。

  “不行!我一定要今年生,而且這兩個月就要懷孕,不然你就再多等十二年

  吧!”妻子生氣地說。

  由于時間緊迫,看來她越來越認真了,可是我的意愿卻是先玩樂一年后才生

  孩子,結果我們相持不下小罵了一場,妻子氣沖沖地去上班了。想不到妻子平常

  不怎么信鬼神,但卻那么注重這‘金豬年’的意頭,說什么生個豬仔以后會比其

  他生肖捱少很多苦。

  晚上,妻子主動地過來叫我播A片和她一起看,然后又在床上幫我含肉棒。

  我和妻子認識五年了,以前她完全不肯幫我含的,不過經過我慢慢調教,雖然也

  不肯時常幫我含,不過技術卻有很大進步。她先用舌頭貼緊我的肉棒慢慢摩擦,

  然后又用舌尖不斷地鉆探和刺激我的龜頭前端和尿道口,我不但很快達到僵硬狀

  態,還升起一股想狠狠地插進她肉穴的欲望。

  我望著妻子那漂亮的臉孔說:“騷婆,今晚這么賣力,是不是想我狠狠插死

  你啊?”

  “是啊!今晚我就是要你插死我,不要戴套了,直接來吧!不然我就去找別

  人插了。”妻子應道。

  平時我就有和妻子在做愛時說些下流的話來凌辱她的習慣,而她也很接受還

  會表現得特別淫蕩,今晚妻子更主動說來挑逗我。其實我心里明白,她就是要我

  不戴套直接干她然后射進她里面嘛!不過既然她今晚服務那么好,我就先順順她

  意思吧!

  于是,我要她躺在床上打開雙腳,一邊用手指刺激她的陰蒂,一邊說:“怪

  不得今晚這么賣力,原來是你這只母豬想我給你打種來生個豬仔了是吧?”妻子

  道:“是啊,我這只騷豬想生小豬了,快來插我給我打種吧!不然我就要別的豬

  公來插我了。”

  我扶起妻子的屁股,要她打開雙腳彎到頭上讓身體呈C字形,然后再抓住妻

  子的雙腳向下按,讓她的屁股更加突出,這時,妻子那個濕淋淋的肉穴就向上對

  著我。妻子的騷屄和菊花口都有些黑,毛也很多,外陰唇已經因為充血而變得肥

  大,小陰唇則像兩片軟軟的蚌肉。我用肉棒對準妻子的肉洞口,就如打樁一樣,

  自上往下,利用身體的重力狠狠地插下去。

  “啊……對了,大力點……插死我!啊……”妻子呻吟道。

  “看你的騷屄這么多淫水,一看就知道你想用精子灌滿它了,是吧?”我一

  邊狠插著妻子,一邊和她對話:“一次一定是灌不滿的,要不要我多射幾次進去

  啊?”

  “不用了,一次就夠了,嗯……”

  “你不是想打種嗎?一次怎么夠?我還想找幾個人一起來把你灌得滿滿的,

  才能保證生只豬仔出來。”

  “啊……啊……我不要,我只要你這只豬公給我打種就夠了。”妻子一邊呻

  吟一邊道。看來妻子還蠻有我心的,不過用錯了方向,我可是時常想找人來和她

  一起玩3P的呢!

  就這樣插了幾分鐘,看來一下子不戴套做的刺激真的很大,我已經有點想射

  精了。我拿出一個震動跳蛋來,放在妻子的陰蒂上,開動電源,這樣的刺激可以

  使妻子的高潮也快一點來到。

  “啊啊……”妻子受到刺激,愉快地叫起來:“好老公,插快點!我就快想

  來了,啊……”

  “今天你這只母豬發情啊?才插了那么一下就想高潮了。”我一邊加快速度

  一邊說:“是不是想高潮啊?想的話用力抓自己的奶子給我看。”

  “嗯……是。”妻子已經完全發浪了,她聽話地用力抓起自己的奶子來。

  我說:“對,抓大力點,要抓得你的豬奶變形。”我邊說邊用手捏住妻子的

  乳頭大力拉扯起來。妻子的乳頭顏色很深,平時不知道為什么不喜歡讓我玩弄,

  所以有時候在做愛時我會找機會虐待她一下。

  “啊……來了,來了……再大力點!快!啊……啊……”在我玩弄下,妻子

  的高潮開始來了。

  妻子的陰道突然收縮,全身控制不了地抽動,我知道她在高潮了。這時我的

  肉棒因為肉洞收縮一夾,也忍不住要射精。

  我一開始已經計劃好,我這次雖然不戴套做,不過射精要射到體外去。于是

  我在射精前立刻把陰莖抽出來用左手套弄,右手用兩只手指插進妻子肉穴內大力

  攪動來維持她的高潮。

  “啊……你怎么拿出來了?不要……啊……”在高潮的襲擊下,妻子一邊說

  話一邊高呼。

  只覺得妻子陰道的肉壁不斷收縮來夾緊我的手指,不過這沒能妨礙我抽插她

  肉穴的速度。這時我也射出精來,不過我讓精液都射到她胸前,說:“你這只母

  豬那么快就想打種?可沒那么容易,哈!”

  “呼……呼……”高潮過后,妻子無力地躺在床上微微喘氣。我拿來紙巾,

  把妻子胸前的精液盡皆抹去。

  在我抹完后,妻子用憤怒又有點委屈的眼神盯著我,說:“你有種,你不射

  到我里面,你可別后悔!”

  我說:“我為什么要后悔?我還怕你后悔呢!我們才剛結婚,應該多玩一會

  兒,你就不要受那些迷信思想影響了,遲一年生孩子就好啦!”

  妻子又發了一會兒脾氣,就氣兇兇地獨自睡去。我收拾好,心想:“妻子這

  次那么兇,明天再討好討好她讓她消消氣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