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嘯狼傳
嘯狼傳

嘯狼傳

里杰爾- 嘯狼。

  叫這個名字的男人一頭金發,在大漠的兒女中格外顯眼。他年幼時被人販運到大漠的路途中被戰團中人攻擊,獨自一人流落在了各個部落和小戰團之間。

  摸爬滾打,竟然也活了下去,反而練出一身好嘴皮和不俗的戰斗技藝。十三歲的時候加入嘯狼戰團,得到了嘯狼家榮耀的姓氏。從此跟隨督格爾到處征戰,甚至在那次傳奇般的伏擊戰中,他和另外一人格爾斯就是戰斗到最后僅剩的兩位隨從。

  金發的里杰爾,被稱為。風流而機智的騎手指揮官,嘯狼戰團文武雙全的俊才。他的頭腦和武藝,讓他從成為了督格爾最為器重的『左手』。

  當然--右手是那位同樣在伏擊中幸存的『鐵血戰士』格爾斯。

  但是,他們兩人都不能和督格爾的寶物,戰團的明珠相比--那就是嘯狼的女兒--諾艾爾。被他們的敵人恐懼的稱為『銀發的魔女』的這個神奇的少女。

  古堡『黃沙堡』中,昏黃的燈火下,被一頭銀藍長發乖巧地包裹著自己的小身體的少女正靠在沙發上,兩腳高高的地敲在桌子上,百無聊賴地看著書。

  『……從前。舉世皆為混沌。創世神派出各色的巨龍們改造世界……金,銀,紅,藍,,白,綠,黑……最終,美麗的世界變得適宜生物居住,逐漸產生了各個智慧種族,而巨龍們也作為神照看著他們……』『……創世神安歇了,但龍神們卻變得傲慢跋扈。他們繁衍出龐大的家族,隨意支配著各個種族,甚至內部互相爭斗……創世神醒來后大為憤怒,貶斥了龍神們,他們要么被囚禁入虛空,要么徹底失去了神力……僅剩下沒有他們所關照的不成器的子孫們留在世界上,不再神奇,不再高貴,甚至還有些和沒有智慧的生物雜交,產生了次級的龍種,從此,龍的傳奇不再……』少女用天籟一般清脆好聽的聲音輕輕地念著書……里杰爾靜靜地站在一旁聆聽,默不作聲地扮演者守衛的角色。

  『……這就是你們說的關于龍的藏書嗎……到了最后也沒有說什么有用的信息。我想知道關于銀龍的記載,根本什么的都沒有嘛』『小姐啊……這只是黃沙堡的書庫,我們這么荒涼的地方,能找到一本就不錯了……您實在想要查找那么詳細的信息話,必須要去帝國,帝都圖書館尋找才有可能』

  『……這樣,那就去帝國好了。我們什么時候才能去帝國呀?每次問到,督格爾總是敷衍我!』

  少女任性地嬌嗔道

  『……小姐,您這說的容易,但帝國也不是什么安寧之地。您忘了,兩年前,我們還剛剛除掉了帝國所承認的郡長沙葛爾,即便是現在,督格爾大人和帝國的關系也還不算穩固,真的要去的話,也是督格爾大人好好安排一下才行』『……督格爾那家伙,也真是開始變得無聊了呢……』『哎?』

  小公主一般的少女突然開始指摘起父親,讓里杰爾尷尬起來。

  『……沙葛爾是帝國的走狗什么的。以前不是這么說的嗎。說什么,這個城堡,是帝國不要的爛沙堆……結果,沙葛爾死了,我們還是一樣住進來了』『小姐,督格爾大人說過,想要控制大漠,光是靠摧毀所有敵人是不行的……況且,大人的眼光放眼天下,絕對不僅僅局限在這黃沙堡之內,『等到徹底安定了大漠,我們嘯狼的兵鋒很快就會再次震撼天下』大人是這么對他的騎手們說的』

  『呵,是嗎……于是,他就出去殺那些沒有智商的愚蠢獸人嗎?這都是帝國所指示的吧?明明我們的戰團根本就不把他們當作威脅』里杰爾這下也不知道該如何應答了。

  ……

  黃土大陸廣闊無邊,在帝國和大漠之外的更邊緣處,廣袤的荒涼土地上還生存著眾多無智能和低智能的種群。

  某些綠皮的獸人就是其中之一。

  哪怕是寸草不生,沒有一點水的荒地,連戰團也不會涉足的地方,那些奇異的獸人仿佛能從地下白白長出來一般,以部落和戰團的形式到處飄蕩著。

  當然,大漠的戰團們戰力無雙,那些流浪的獸人從來都是見多少殺多少。但脆弱的帝國邊疆就不同了,時時被騷擾得苦不堪言的帝國,不得不常常和大漠保持一定的友好關系,以承認權威和資源協助等等的方式,換取大漠戰團們協助防御邊疆的獸人……

  而現在,督格爾正是應帝國的請求領軍出發去剿滅接近的獸人部落,而他和小公主就只能留在這個荒涼的古堡看家。

  『……大人必然是有所考量的』

  『……那你的腦子就沒有考量嗎?』

  少女突然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自己,讓里杰爾一驚。

  那紫羅蘭寶石一般雙眼,在里杰爾看來甚是好看。只是平時,他從來不敢多看一眼。

  現在,嘯狼戰團的小公主卻和自己獨處一室,直勾勾盯過來的視線卻是避無可避。里杰爾不得不直接迎上。而這樣一看,少女的眼睛卻是如同漩渦一般,直直地幾乎將自己的魂都要勾去。

  明明看上去只有十歲的孩子,卻像是妙齡的美女一樣散發著難以抗拒的誘惑。

  背著爐火,陰影之下的少女,唯有雙眼仿佛反射著紫紅的熒光,一頭銀藍色的絕美頭發之下是優美的臉龐弧線,尖尖的較小下巴之上,少女的小小的櫻唇仿佛勾起若有若無的笑容……

  里杰爾心中一震,然后不禁咂舌,也算是閱女無數的自己,竟然也要被這樣的微笑給搞的失魂落魄,簡直是失態……

  里杰爾趕忙掩飾一般地輕笑一聲。

  『……小姐,不知道您說的是什么意思』

  『聽說你不僅是手上功夫了得,頭腦更是一等的好,所以才能成為督格爾的左手。我在想,這樣的聰明腦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吶--』小公主突然如同撒嬌一般地哼了起來,而那本就好聽的音調也變得軟綿綿地酥麻入骨

  『告訴人家,到底督格爾在謀劃什么呢?你又有什么想法呢?可別告訴人家,你那聰明的腦殼里,就僅僅只有『聽從督格爾大人吩咐』這樣的無聊話呀!那樣人家就真是對里杰爾哥哥很失望了』

  說著話的空當,少女一只白白的裸足竟然伸了過來,對著站在一旁的里杰爾的腳就曖昧地上下地蹭了起來。

  (……唔哇。這該死的小妮子……又進入魔女模式了嗎!)里杰爾叫苦不迭。有時候,小姐就是會因為無聊而突然變得這樣有興致起來,而她一旦起了興開始作弄部下們,除了督格爾幾乎沒人能治的了……所以照顧小公主,從來就不是什么方便的工作。

  『小姐,您還小……不要用這個樣子開玩笑比較好呢』……

  突然,里杰爾懷疑自己是不是說錯了什么話。

  『……是呢……是這樣啊……我就覺得有什么不對,也是呢,感覺這樣一直做小孩子,也確實有點點奇怪呢』

  少女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語了起來。而里杰爾知道那絕不是什么好的兆頭。

  『……里杰爾啊,問你個事情,你不可以回避哦』『什么……』

  『你說呀……這四年,我一點都沒有長大,你們真的一點都不奇怪嗎?』『……哈哈……您……說什么呢』

  『你看呀,人家無論是個子頭,還是這里,還是這里,都和那一天保持一模一樣的……』少女輕輕點了點自己胸部和屁股,歪著頭說道『你們從來不和我說,可是私下肯定心里打鼓吧……督格爾的女兒究竟是怎么了,是變成了魔女,還是死而復活,又或者,我根本就是個假貨呢……』里杰爾滿頭大汗,這個問題太過于危險,但是少女的樣子又不像是可以隨便敷衍過去。

  『……小姐,無論是怎樣的情況,我們嘯狼之子,都只管盡心盡力地效忠,服侍督格爾大人和小姐您,沒有什么好想的……』『嘻嘻,聰明的回答呢,但是已經沒用了,今天,有些事你不知道也得知道』少女仿佛下定決心,最后頓了一頓,然后俏皮一笑,閉上了眼睛。

  與此同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少女的身體仿佛是發出了銀色的微光,一閃一閃的銀色顆粒飄逸在空中,仿佛裊裊的煙塵,這煙霧輕輕的圍繞著少女的身體旋轉又旋轉,然后少女的身影瞬間在煙霧中模糊不清。

  轉瞬過后,煙塵消失,少女再次出現時,已經變成了另一個人(不對……不是另一人,而是,長大了,長大了很多歲一般!)比原來的身形高了近乎一頭還多,出現在原地的嘯狼戰團的『小公主』已經變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看上去,怎么都有十五六歲大。如果說,最初的小姐只有十歲大的樣子,多少還像是剛剛才開始些許發育的平板幼女,那么現在,就是曲線玲瓏,已經初具女性風姿地絕代少女了

  只見,那頭耀眼的銀發依然飄灑如故,但如果說原來的及腰長發,幾乎就能把幼女的大半個小身體包裹在內的話,現在少女的銀發,搭配的卻是前凸后翹的少女之姿。少女嬌俏地站在里杰爾的面前,不帶一絲多余的雪白雙腿顯得頗為高挑,白晃晃地映著城堡暗室的爐火之光,陰影和光線勾出絕美的身形線條,優美絕倫。

  之前仰望自己的美幼女,一瞬之間竟然變成了幾乎就要平視自己的絕美少女,那在背光下閃爍著暗淡的紫色幽光的雙眼依然如故,只是多了更多的誘惑之意。

  『那個啊……里杰爾哥哥,真對不起,這下子可是讓你看見了不能看的東西呢』

  少女的音調還是一如既往,只是,從纖細的幼女音變成了微微低沉一些,但多了很多溫柔婉轉的少女音……而那其中包含的危險暗示,卻是一點都沒有減少。

  里杰爾不禁吞咽了一下。(不得了。這樣的展開……眼下,只能見機行事了)『告訴你個秘密……雖然我冒諾艾爾,督格爾之女之名,但可惜的是我不是人類,而是一頭銀龍呢……知道了這個秘密的只有你和督格爾,你說該怎么辦呢?

  要是秘密泄露出去的話,你說督格爾會怎么處置你呢?吶--你說呢』少女不帶聲響輕輕地湊近,如同惡魔一般,陰影中高深莫測地向里杰爾發出恐怖地低語

  『哈……哈哈……我里杰爾,一直忠于督格爾大人和小姐,除此之外,無話可說。

  不論小姐有什么樣的秘密,小姐要如何便如何,大人要怎樣處置我,也沒有任何怨言……』

  『……是嗎,你真的會忠于我嗎?』

  『當然……那,哪怕是提出任性的要求,也一樣?』『……這……當然』里杰爾很是疑惑,但在這樣的場面下,沒有任何的選擇,只能順著少女的意。

  『就算是違抗督格爾大人的命令?』

  (咕------這是要我的命嗎)里杰爾感覺心頭要跳出了嗓子眼,然而少女紫色的眼睛從下向上緊緊地盯著他,里杰爾只覺得那美麗的璀璨瞳孔,仿佛漩渦一般緊緊地吸住自己……即便是自己見過無數的大風大浪,此刻也覺得有些難以呼吸……而那少女獨有的幽香突然進入自己的鼻腔,一陣無比的放松和暢快,瞬間將大腦的緊張緩解。

  而少女的緊緊盯著自己的眉眼也微微地柔和起來……『嘻嘻……沒事的……我只是隨便說說……比方說,讓里杰爾哥哥帶我去外邊散散心什么的……因為人家太過于無聊了……不會讓你被督格爾責難的呢』『……沒有問題。』

  『嗯?』

  『小姐的命令就是我的使命……小姐說什么,里杰爾就會去做。這一點我保證……』

  但話鋒一轉,『小姐和督格爾大人就是嘯狼戰團的全部,為小姐效勞就是效忠督格爾大人,這又怎會有什么沖突呢』里杰爾故作輕松地笑著說。

  『………………呵……好吧,你還真的是聰明,會說話呢。算你贏了』少女聽了,仿佛服氣了一樣

  『……可是,會這么放你跑,就太小看我啦……』里杰爾還沒反應過來,少女突然開始了動作。

  只見,她依然站在里杰爾面前極盡的距離,雙手突然微微地抬起,然后--雖然是在昏暗的城堡廳堂中,雖然只有爐火的照明,少女的身影在背光的陰影之中,難以看清。

  但分明,什么東西悉悉簌簌地響了,那是衣服擦過皮膚的聲響。

  里杰爾這才意識到。小姐諾艾爾從幼女『變』成少女之后,身上還是之前所穿的簡單的白色上衣-僅僅是蓬松的單薄罩衫充當的內衣。因為身高的增加,那原本的上衣自然被拉了上去,少女的纖細小腰裸露在外不說,大小相當可觀的雙峰把布料高高地頂了起來,現在幾乎變得僅僅能遮住前胸,自然是拮據到完全不合身了。

  而緊張地微微往下一瞟,里杰爾更是瞬間口干舌燥……(不會吧……

  從剛才開始,那個小妮子下邊竟然都沒有穿嗎???……只是一開始衣服太長遮住了腰臀,所以沒有看清而已?這小妮子,在屋子里這么隨便的!)如果他的推斷正確,他們一直眾星捧月寵愛的諾艾爾小公主,現在已經變成了婷婷少女的諾艾爾小公主,就這樣子,在自己的面前全身僅僅只有一件不合身的單薄外衣,像馬甲一樣掛在前胸和肩膀處……而其他的地方,正在赤裸地呈現給自己……

  里杰爾感覺到莫名的欲望從自己的身體內部升騰起來。

  哪里是小公主,分明是小魔女!她到底在想什么啊?!!

  里杰爾心臟狂跳,但卻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已經起了感覺。一方面,危險的兆頭在心中升起,但與此同時,焦躁的蠢動也從下身不由自主地上升,他咽了口吐沫,少女的氣息熏得自己心馳神往,而少女清麗脫俗的面貌也正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即便在各種各樣的場所和各種各樣的女人親近。被頭領女兒這樣級別的尤物所注視,所親近卻是前所未有的……只是,這是福是禍!?

  然后,不知為什么,眼前的少女仿佛沉醉地吸了一口氣但里杰爾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自己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味道。自己上過的那些女人們都可以作證……這小妮子再說什么?……『……你看呀,諾艾爾的衣服都不合身了……怎么辦呀』諾艾爾雙手繼續一抬,原來,竟是去抬起自己的衣服下擺。

  里杰爾慌忙地抬起眼光不去看,但湊近的少女卻嬌俏地笑著湊上來。那美麗的笑臉之上,不知是否自己看錯好似微微泛紅,逐漸湊近,迷離的眼神之下暗藏的羞澀感,就好像少女初嘗愛情的禁果。

  (簡直就像是……喜歡上我一樣……咳咳,不能瞎想。看她那樣游刃有余的樣子,一定是在戲弄我)

  但即便這樣,里杰爾也不由地內心微動。少女的企圖到底是什么……如果說那游刃有余的挑逗之后,真的包含些許感情,那自己又該怎么辦?

  而少女卻做出了更加激進的事情。讓兩人之間的局面變得難以挽回。

  ……

  男人感覺到兩個尖尖的東西輕輕地定在自己腹部的外衣之上。沒有穿厚甲,在室內僅僅是穿著一般布衣的里杰爾,瞬間明白了那是什么。

  那是屬于少女的多情蓓蕾,正含苞欲放。而尚沒有盛放在空氣之中供人官殺,眼前的少女就將他們壓在了自己的身上,少女不知出于什么樣的想法,就這樣貼在自己的身上,撩起自己的上衣,露出兩團處女之乳,香軟卻又充實的肉團,被少女故意地獻上。

  而仿佛是尖端蹭在布料上刺激到了自己,少女輕輕地嬌哼一聲,然后不知所措一般地抬頭看向自己,無比的惹人憐愛。

  如怨如訴,少女的美目微轉,嘴巴輕輕地呼出緊張的氣息,然后緩緩地開口『……諾艾爾的那個……里杰爾哥哥感覺到了嗎……』『……沒想到這樣的舒服,里杰爾哥哥呢……舒服嗎』『……嗯,當然……小姐,還是不要』

  『……別說了,里杰爾哥哥……你可是頭一次,這樣【感覺】到諾艾爾的人呢……嘯狼戰團之中,就只有你有這樣的幸運呢……』『……嘿,那真是,我的服氣……小姐,說吧……你究竟要怎樣』『想要感受一下里杰爾哥哥的氣息呢……長大了以后,突然就感覺到需要更多的能量了……里杰爾哥哥,可要好好地對我發情哦……讓你的氣息,熏陶諾艾爾的全身,不然,不能放你走呢』

  『……小姐,你這可真是要把我往火坑里推啊』『如果是諾艾爾的話,哥哥跳進來又有何不可?』『……你!!--』

  轉瞬之間,少女溫軟的柔荑已經牽住了里杰爾的手。然后,將他們按在了兩團圓潤的物事上。

  那是少女赤裸的嬌臀。柔軟無比又充滿著青春肉體的彈力,輕輕捏下去,微涼的嬌俏臀肉盈盈堪握。男人的大手陷入少女下身的美肉之中。仿佛下一刻,掌握他們的手就可以將少女情欲的下身,套在自己火熱的武器之上----少女微微的輕呼--然后,抬起眼,帶有意蘊的雙目靜靜地盯著里杰爾,仿佛將眼前的男人看透

  『……想要我……對嗎?』

  『可以……但是有個條件,記住這感覺……記住你對我的想法……』『一直看著我,用這樣的眼光看著我……記住我們之間的這個秘密,我就保證什么都不說出去』

  『……只要你答應我,……嗯…………- 』

  少女的身軀仿佛軟在男人身上一般,兩坨美肉壓在男人健碩的前胸,而下身光溜溜的大腿和胴體之間形成的溝壑則微微夾住男人的大腿摩挲『……我就隨時來跟你繼續講……我的秘密,一言為定?』男人這才意識到,自己呼吸粗重,大汗淋漓。而城堡中響起的由遠及近的說話聲自己都差點沒有聽到。

  (好險!!這小妮子,竟能這樣分心有度)

  『好,一言未定。……』

  帶著復雜的感情,男人輕輕推開少女。

  然后傳令兵就急切地走了進來

  『報告里杰爾大人,小姐。緊急事態。白馬戰團出兵了……』這時已經飛一般地已經閃到了沙發上用毯子蓋住自己的諾艾爾讓里杰爾敬佩不已。

  和她交換一個眼神,他們明白,在督格爾和多數兵力都在外戰斗的現在,就只有他們可以領軍挽救危局了。

  5

  現在的諾艾爾可以算得上是心滿意足。

  自從意識到『霧氣』存在著多種形態,諾艾爾就理解了它可以反映人類這種生物的欲情,輻射在外的氣氛。

  不,不僅僅是欲情,還有仇恨與殺戮欲,赤裸裸的感情更容易被『聞』到,而僅僅只是欲情,在這些感情中最令自己心曠神怡了。

  而逗弄帥氣的金發小子里杰爾,非常的有趣。一方面是收放都極其明顯的氣息,讓人能夠看清他內心的糾結,不過另一方面則是,那是這個戰團中除了督格爾最有趣的人~

  雖然沒有明確的理由,但諾艾爾覺得,那個人應該會成為未來最有意思的一枚【棋子】,就靜觀其變吧。

  ……

  但是,眼下的情況對于嘯狼戰團來說也頗為棘手。

  【白馬戰團】--本來也是嘯狼戰團多年來的老對手。他們有著同樣驕傲的歷史和傳統,雖然規模略小,戰斗力從來都不俗。只不過被近年來嘯狼的光芒所掩蓋。

  白馬戰團的領袖,老辣的騎兵統領【騰格爾】一直給督格爾造成非常多的麻煩,只不過督格爾總能在最后關頭反將【騰格爾】一軍。

  多年來這樣的反復交手,讓雙方逐漸認可了對方的實力范圍--更重要的是,騰格爾已經老了,已經無法再像年輕時那樣攻勢如火。白馬戰團進入了勢力的收縮期。于是雙方偃旗息鼓,維持了幾年的相安無事。這也是為什么督格爾可以安心地去大漠之外出征,而不必擔心白馬戰團的威脅。

  但是--為什么他們會突然作亂呢?

  當僅剩的將領和智囊們簡短地交換了手中的情報,時間已經不容耽擱,全部的騎兵隊都緊急出擊。

  諾艾爾僅僅知道,似乎--【騰格爾死了】。

  而且似乎已經死了一段時間,但死訊卻沒傳到嘯狼戰團這里。

  繼承白馬戰團的是他的兒子,似乎是個不得了的角色。短短的時間內就得到了父親舊部的忠誠,然后向嘯狼的霸權發起了閃電般的挑戰。

  不簡單啊,正好打了嘯狼一個措手不及。

  ……

  然后,在混亂的出擊之中,諾艾爾和嘯狼的大部隊失散了……本來應該領著一小股部隊策應主隊襲擊敵人的側翼,但在突入起來的沙暴中廝殺一陣后,竟然就迷了路……

  諾艾爾漫無目的就拖著大戟在沙漠中策馬踱步。

  『唔……好無聊』

  說實在的,自己沒有任何危險,反正沒人殺的了自己,等風沙消散,慢慢根據天象尋找方向走回去即可。只是,非常的無聊。

  早知道自己不適合這樣復雜的任務,還是直接領了命令把襲來的敵將挨個斬了最符合自己的作風啊……

  但是,情況緊急,人手不足的情況下,諾艾爾也只好聽從變成臨時主將的【里杰爾】的指揮。

  (啊,想到里杰爾哥哥,剛才的戲碼還真是讓人心臟怦怦跳呢)諾艾爾臉上微微泛起紅暈。畢竟還是第一次直接地對嘯狼的男人們直接地玩火,就算是自己謀劃好的行為,其實也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呢。

  (……還不夠熟練,那樣主動去蹭里杰爾哥哥的身體,搞得都有點興奮起來了……不過,看那個平時總是志得意滿,聰明風流的男人這樣地慌張,也算是值了……不過,還是要控制好自己呀,簡簡單單讓他舒服,就不能看到更多有趣的東西了吧……)

  這樣悠哉悠哉的少女心思,真是和肅殺的大漠格格不入。

  但是片刻之后,諾艾爾就沒法這樣放松了。

  突然間,一片喊殺聲由遠到近。諾艾爾一驚,這才想起來,就算是迷了路,自己也不可能多么遠離戰場這個簡單的事實,而現在,大約是被敵人給包圍了!

  立刻策馬加速,但已經來不及--

  幾個騎手擦肩而過,諾艾爾反射地大戟一掃,一人就應聲落馬。

  另外幾個騎手看清諾艾爾的身影,顯得大驚失色,喊叫著就奔向了其他的地方。

  ……

  然后,諾艾爾就明白了他們失去做什么的。

  叫人。

  『--吃我一槍!』

  突然一人一騎從風沙中殺來,諾艾爾隨手一揮,大戟竟被震得險些脫手而出(什么呀……這么大的力氣,難道不增加能量輸出都不能應付嗎?)諾艾爾大吃一驚,仔細一看,對方銀盔銀甲,從馬匹到騎手本人都英武非凡,顯然是敵人的主將,心頭一沉,就掄起巨大的武器要把對方擊飛。

  ……(哎??)

  誰知道,對方如同雜技一般于馬上低身躲閃,銀槍神不知鬼不覺的就掃中了自己腹部,悶哼一聲諾艾爾就被打下馬去。

  抬起頭,已經被槍尖指住咽喉……

  『呃……我這么菜嗎……不對,身體比以前笨重的多了是怎么回事……啊,我也太笨了--』

  諾艾爾現在才想起來,自己變成了十五六歲少女身體之后,還完全沒能記住身體的大小與平衡感。所以現在的自己,除了怪力還能使用之外,真的是一無是處。

  『這樣丟人的馬術,就是嘯狼家的主將的水平嗎?』一聲洪亮地聲音傳來。

  諾艾爾拍拍身上的灰塵淡然地做起身來。一位英俊的騎手正目光如電,持著槍從白馬上高高地俯視過來。

  等到看清地上的少女,騎手卻不由地微微變了顏色。

  目光緊緊盯過來,沉默了片刻。

  『……不好意思,我不是主將,只是個女孩子呢』『這樣說話也太過謙虛了。人稱銀發的魔女,督格爾之女的諾艾爾,就是你吧。』

  『是我呀。那你是……白馬的王子嗎?』

  這一身白馬的帥氣將領男子,怕是除了白馬戰團的主將沒有他人了。但是諾艾爾禁不住想要逗逗他

  『呵呵……你要是這么想也未嘗不可。不過首先,得請你乖乖就擒呢,嘯狼家的小姑娘。』

  ……

  于是,諾艾爾就被將領的部下五花大綁,馱在馬背上當作戰利品帶回了白馬戰團的駐地。

  ……

  ……

  大概是若干個時辰過后,那位銀甲的將領才來到大帳之中。

  脫下頭盔,獨特的暗紅色的頭發下,是一張年輕男人的臉。諾艾爾仔細打量,男人線條冷峻而英武的眉宇間,頗有一股卓爾不凡的神采。

  (如果說這個人是白馬戰團的主將,那顯而易見就是那個騰格爾老頭領的繼承人了呢……大概是他的兒子吧,這樣看似乎不是一般人物呢~)另一方面,諾艾爾卻被繩子簡單地綁住放置在椅子上,幾個時辰,就這樣坐在這里,并沒有受到任何優待,也沒有人來找自己搭話,讓諾艾爾很是煩悶。

  但是,諾艾爾肚中空空,也不想費力氣掙扎逃跑。似乎部下們一開始就被交代,就直接把她交給了主將來處置。于是她干脆就這樣等到那名英俊的主將回來。

  『還沒有報上我的姓名呢,失禮。我乃是白馬戰團之主,騰格爾之子【秋格爾】。終將統治這大漠之人。』

  男人站在諾艾爾身前,微微抬起下巴,用桀驁不馴地眼神宣告著。

  『……你說,我該怎么處置你呢?……嘯狼的魔女諾艾爾小姐啊……』諾艾爾卻沒有作聲,只是靜靜地看著他,仿佛要把對方的靈魂看個通透一般。

  男人也毫不見退縮之意,就這樣目光炯炯地回看過來。

  (嗯……是個強大的靈魂呢,不是輕易可以敷衍的人啊。)這樣想著,諾艾爾放棄一般挪開了眼光。

  但是,一股濃郁的氣息卻熏在了自己的頭腦之中……(……這是??)

  驚訝地感受著奇怪的『氣息』,諾艾爾自己感受,確信了這是來自對面男人的欲望。

  (……原來如此,看上去這樣的帥氣和從容,內心里卻早已對我有想法了嗎,也是純粹的男人呢。)

  但是內心里卻有了一個有趣的主意。

  『喂……你不先給女士松綁嗎?』

  『可以倒是可以。不過我聽說,銀發的魔女把戲非常之多,一身怪力更是無堅不摧。你說……難道我該解放你嗎?』

  男人帶著微微地笑意,又仿佛逗弄少女一般問道。

  諾艾爾狡黠一笑,『……人家剛剛才被你擊敗……卻是等著要用奇怪的把戲暗算你,在這樣的近距離,你也沒有勝算。所以,還是不要解放比較好呢……』『……哈哈哈哈哈!!』

  秋格爾爽朗地一笑,反而伸手過來就給諾艾爾松綁。

  竟然會是這樣的反應,諾艾爾不由地心下一動。

  然而一旦松綁,少女的身軀瞬間就欺近男人,閃電般轉到男人身后,就想要用手臂從背后架住男人的咽喉。一身普通皮甲,內里的匕首早就被搜身拿走的現在,諾艾爾僅僅能依仗的武器只有自己的身軀和怪力了。

  『哦!小姐,你還真是不客氣啊』

  『哎??』

  男人早有準備,仿佛背后長眼,順勢就是一個側身,奇異的手法讓諾艾爾尚未看清就閃過自己的身側,少女的手撲了個空,反而是自己的手臂被抓住,瞬間天地反轉失去平衡,就這樣被男人摔倒了他的身前,狼狽地做到在地,男人隨意地拎起諾艾爾,就這樣反而把她架在身前,身后的雙手被男人一只手交叉地架住,而自己的脖頸則是被男人的另一只手扼住,雙腳被男人遠遠更為健壯的雙腿所緊緊箍住,男人就這樣順勢半倒在大帳的毛皮地毯上,而諾艾爾自己則恥辱地全身躺在男人的懷中,被固定了個嚴嚴實實。

  諾艾爾知道,論力氣,自己本不應輸給男人。

  固然男人的格斗技巧精妙,自己僅憑可怕的怪力也因該能夠掙脫的……本來是這樣

  但諾艾爾一進入男人的懷中,就知道了背后的男人也已經早已進入了傳奇位階,雖然不知道和很多年前就成為傳奇戰士的督格爾和沙葛爾老辣的戰斗技藝相比如何,但這個男人毫無疑問也是從力量到技術都遠遠超過了普通人類的存在。

  他的力量也并不在平時足量輸出的自己水準之下。

  而自己用盡全力地輸出,不一定能夠突破他附帶技巧的固定技不說,之后的自己就會任人魚肉不說,這樣也一點都不有趣。

  畢竟,自己本來就沒打算靠力量擊敗這個男人呢,沒有什么好處。

  『嗯--啊~~』

  被瞬間擊敗的諾艾爾微微驚叫了一聲,但是聲音的尾巴變得有些意外地嬌媚,覺得有點不妥地中途停止

  這卻被男人停在耳中,輕笑一聲『怎樣,嘯狼的魔女啊,小把戲有效嗎』『沒有效呢……秋格爾大人名不虛傳,我輸了』『……只是,秋格爾大人有空在這里和我愉快地玩著摔跤游戲……大概是今天的襲擊,也沒有什么特別的成果吧』

  『……什么』男人得意的氣息突然一滯。

  『……沒什么,就當是魔女的千里眼吧~只是估計下過去的這短短時間,您如果擊敗了我們嘯狼的守備軍,這時早就應該在我們的地盤上慶賀了,卻回到大帳來和小女玩這樣羞恥的游戲,大概是,只能從我身上得到什么了吧……』『……督格爾不在的現在,你們那點余黨憑什么能從我手里討得好』『諾艾爾我對督格爾的左手--那位里杰爾的實力還是很清楚的,雖然不是無雙的猛將,在謀略與防御上卻是一向機智穩重,滴水不漏,您如果不經妥善的準備,僅僅是試圖用突然襲擊搞亂我們,尋找漏洞一舉突破的話,可能從一開始就很難實現呢……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大概這一次您除了我之外,并沒有什么其他特別的戰國吧』

  『……』

  『而這樣的您,所做的事情本質卻是不吭聲地突然捅了嘯狼戰團的背后一刀,如果不能速戰速決拿下我們的老家的話,等督格爾大人回來,您的處境可就不妙了呢』

  『切』

  突然,男人的手上加大了力氣,只覺得脖子被重重地壓住,諾艾爾感覺氣息一窒,頭昏腦脹,身體也隨之變得軟軟地放松下來『……啊』發出了一聲輕微地嘆息。這樣……反而很是舒服啊……『這樣大言不慚的你,究竟在考慮什么呢?別忘了你只是我手里的一塊肉,既然落在我的手里,不乖乖求我從輕發落,你這小婊子到底在想什么啊?』『……嘻嘻,諾艾爾我現在是您最重要的籌碼,還擔心會被您怎樣嗎?而且,不是您現在在問我該怎樣處置我嗎?我----嗚嗚』男人不耐煩地又是一用力。

  一股狂躁的欲望升騰起來,形成氣霧,籠罩在諾艾爾身邊,熏得諾艾爾一陣迷茫

  (渴望欺辱我,讓我好看,懲戒我這張賤嘴……讓我好好地被料理,然后對他乖乖地祈求……呵呵,在這樣的距離,這樣的欲望甚至會如此的意思明確,這些霧還真是有意思呀……)

  諾艾爾心醉神迷,而身體在男人不忿地壓制之下微微地掙扎扭動,竟然慢慢地感覺到一股自己產生的欲情。(這樣被對待,好舒服,在這樣的赤裸裸的欲望之中仿佛被蒸騰,好舒服)

  『得到教訓了嗎,要對我說話,就畢恭畢敬些,你這張美麗的小嘴太賤的話,就別怪我堵上了』

  『……嘻嘻,我知道了。但如果是您的【那個】,堵住我的嘴也沒有關系』『你說什么?』

  男人在身下微微一動。但是聲音之中更多是詫異。

  『秋格爾大人,不要誤會,雖然您不信,我是站在您一邊的啊……我有一個想法,可以讓這件事以最好的結果收場,只要您聽我一言』『別想裝神弄鬼』

  『當然不會。秋格爾大人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然而,諾艾爾我的想法也是一樣的……

  您如果想要了結此事,首先……就請把我,變成你的女人吧』……

  ……

  本來應是緊張肅殺的大帳,如今行軍床上,卻是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少女細嫩地嬌吟之聲。

  秋格爾輸給了自己的欲望。從一開始,在戰場上看到倒在自己無敵的銀槍之下的少女,就被莫名地撥動了心弦。

  那銀藍色秀發覆蓋下的纖纖少女之軀,竟是揮動那恐怖長戟的女死神。

  然而,當仔細地審視少女的模樣,他竟從未見過如此美麗的女人。這樣的反差,這樣奇妙的邂逅,奇異得像是神話和傳奇,即便是大漠上馳騁二十年的無雙騎士,男人也未曾想象過,會有如此和大漠格格不入的銀色妖精。

  而她現在,正在自己的手中。

  他堅強的心臟卻莫名地被一個小姑娘搞得混亂。而沒能達成戰略上的目的,也被少女輕易說中。

  本來,余下唯一的選擇便是用少女做籌碼向嘯狼戰團問個好價,但現在,他卻著了魔。

  『……把諾艾爾變成你的女人吧--』

  這句話如同春藥一般讓男人的思緒癲狂。不管他平時是如何傲視大漠的戰團領袖,現在他唯一想的,只有侵犯這個美麗的少女,讓她為自己的話負責,讓她成為自己的女人……其他的還有什么值得一提!

  少女野性的皮戰甲,被男人輕易的扯開,扣子紛紛崩開。

  跳脫而出的,是和沙漠與毛皮簡直一點都不相稱的雪白得耀眼的乳鴿。

  雪白的母性肉團中,透出微微的血色。上邊粉嫩精巧的可愛乳尖羞澀地向男人展現著自己,那份羞澀就和少女現在那側著臉,微微半睜雙眼的楚楚可憐簡直如出一轍。

  男人饑渴難忍地俯身吮吸那神女之峰。

  『呀啊----

  少女抑制不住矜持,竟然也有些沙啞地嬌吟出來。

  男人感到征服的戰栗,下身變得更加的堅硬如鐵。

  ……

  男人瘋狂地吮吸自己的前胸。諾艾爾癢癢地,舒服到心都要融化。

  一股股沉醉的欲情隨著氣霧仿佛吸進自己的肺中,讓自己也受到感染,下身不斷地悸動,涌出潺潺流水。

  『……秋格爾大人的,請給我』

  『……你在說什么呢』

  男人卻不緊不慢,只管品嘗著少女寶貴的乳尖,用舌頭玩弄得它們難難堪地矗立,顯示著自己的不知羞恥。卻不應諾艾爾下賤的請求『我說,給我呀,秋格爾大人的那個』

  『是什么呢,給誰啊?』

  『肉,肉棒--大人,快進來呀,進來,諾艾爾的,穴穴啊』『是嗎,真的可以嗎?你是嘯狼的女兒,我是白馬的頭領,為什么我要進入你的騷穴呢』

  男人的大手,邪惡的放在了自己的整個禁地之上,諾艾爾覺得突然一陣恥辱的顫抖,被敵人這樣的掌握自己的全部,自己的唇瓣和敏感的豆豆,都被大手摩擦著,不帶一絲憐憫……更不爭氣的是,蜜穴卻流水潺潺,更加的歡欣鼓舞。

  『……因為,因為諾艾爾被秋格爾打敗的時候,就對秋格爾大人一見鐘情啦,大人是那樣的威武無雙,諾艾爾只想著要成為秋格爾大人的女人……只要諾艾爾嫁給秋格爾大人,白馬和嘯狼就是一家了……嘻嘻,這樣子,不就全都解決了嗎』『是嗎……是這樣啊,這還有點道理呢,那就賞給你吧!』諾艾爾感覺到欺凌的停頓,不僅睜開眼,之間邪惡的巨龍直沖自己的玉戶而來,不僅雙手捂住雙眼

  『唔,唔唔呀--------------』

  然后,在被進入的一瞬間就仿佛興奮地要潮噴出來。

  無與倫比的充實感,頭一次溢滿諾艾爾的整個心胸。不論自己從前是否是神話中的銀龍,這一生之中,卻是頭一次被男人如此的占有。

  無論之前打著怎樣的注意,諾艾爾都狂喜到全身戰栗,仿佛真的處女被--不,在秋格爾看來,諾艾爾就是處女。盡管被長槍穿身而過,狡黠地重現處女,對諾艾爾卻是簡單的事情一樁。為秋格爾特制的薄膜被無雙巨龍輕易地突破,男人滿足地感受到徹底占有和征服的成就感,不由得摟住身下嬌吟哭泣的少女,瘋狂地吮吸著少女的香津。

  諾艾爾感覺暈頭轉向,上下同時被男人所占有和充滿,巨量的欲望之息倒灌進自己的五感之中,整個人飄飄欲仙。而身體也仿佛閃閃反光,在男人不知情的時候,反而散發出催情的氣場,讓男人對身下剛剛占有的絕美少女更加如癡如狂。

  這癡狂體現在了抽插之上。

  強力的翻弄和抽插讓諾艾爾初經人事的蜜道白沫四溢,無所適從。諾艾爾的臉上早已失去了從容,在狂亂的進出之中,迷失方向的意識只能勉強讓少女展現出癡傻的面容。

  『誒,嘻嘻嘻,舒服,咿呀- ----』

  『咿------舒服,啊------舒服』

  『……』

  男人卻不滿足,暗暗改變了巨龍進出的節奏,深淺結合,不輕易讓少女得到終極的滿足。

  甚至于,念頭一動,壞壞的變成淺嘗輒止,摩擦著少女壺口的嬌嫩肉唇和肉芽,就是不深入花心,讓少女好生難耐

  然后,邪惡地一笑,在失神的少女的耳邊低語

  『小賤貨……不要以為你可以把我玩弄在掌心里呀。憑什么我要娶你呢。我就這樣把你玩爛,然后送回你的老家,讓他們看看他們的明珠是怎么變成破鞋的,這樣不好嗎?』

  『……哎?什么?怎么可以這樣……』

  少女一聽,仿佛是著急了一般,眼神回復了些許清明,嬌吟仿佛變成了著急的哭腔,但下身的肉壁卻陡然吸得無比之緊。男人邪惡地輕笑,感受著少女可憐可愛的反應。自己則盡享處女穴盡職盡責的吸吮服侍,好似要升天。

  然而,瘋狂地吸吮肉棒,對少女本身來說也是件極度刺激和快慰的事。沒多久少女的雙眼又很快被濃濃的欲情所占滿。

  『……啊--啊--啊,秋格爾大人----好壞--好壞啊--』『……諾艾爾,輸了,諾艾爾沒有想到呀------』『……你這個小妖精,肯定是打著什么算盤吧……但是你不變成一個賤貨哀求秋格爾大人,大人就什么也不會給你的,就連肉棒,也沒有呢』這樣說著,秋格爾果真就故意不插入少女的深處,讓少女的焦急越積越多。

  『嗚嗚嗚嗚嗚--------

  『……好呀,諾艾爾,無所謂了……什么都無所謂,求求秋格爾大人了,給諾艾爾肉棒吧--』

  『……為什么諾艾爾配的上秋格爾大人的肉棒呢?』『因為,因為諾艾爾被秋格爾大人俘虜了,身心都俘虜了,愛上秋格爾大人,什么都不顧了--諾艾爾小婊子,只想著被秋格爾大人操就好了……這樣的諾艾爾,根本不配秋格爾大人的肉棒呀------只要,只要秋格爾大人想起來,施舍一點點給諾艾爾就好了,求秋格爾大人了呀丫丫丫丫----』諾艾爾心醉神迷地吐出淫語,內心仿佛開啟了某個開關,那話語也仿佛融入了最烈的春藥,男人聽了,再也忍不住,瘋狂地抽插起來。

  諾艾爾仿佛在風吹雨打之中飄零,但是身心都陷入了極度的滿足。

  健碩的赤裸男人,緊緊壓住銀發的纖細少女,棕色和雪白,巨大和纖弱,狂暴和嬌柔,完美地成為極端的對比。

  『呃呃呃呀丫丫丫丫----去了去了呀丫丫丫丫- ----------』諾艾爾什么都不管,就這樣在激烈的噴潮之際叫了出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