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紡織廠里的男工人
紡織廠里的男工人

紡織廠里的男工人

1995年6月8日,我終身難忘的一天,也是我刻骨銘記的時刻。

  當年我畢業了,滿懷喜悅的心情參加工作(被分配到棉紡廠),政工干部把我領到車間主任那時,我感覺主任一臉竊笑,窗戶外擠滿了觀望的臉(都是婆姨),主任對我說:小伙子好好干吧,不要有什么怨言。我就被他安排到分紗班組(這是比較輕松的活),我剛坐下,就聽見周圍的談話:這小子帥,想辦法吧。還有的說:恩,找個機會把他上了,不過要斯文點,瞧這細皮嫩肉的。

  午飯時間,車間一位很瘦的大哥(劉)過來對我說:小陳,吃飯了。我跟著他去食堂,一路上他給我介紹說:歡迎你來到我們車間,我們這有82個人連你3個男的,其他都是女同志,你來了我就解放了,以后有什么困難找大哥!我感激的說:謝謝。他說:你慢慢適應吧。時間就這樣過了3 天,第4 天主任去廠部開會,劉大哥去了別的地方維修機器,午飯后,我安逸的躺在棉花包上午睡。

  忽然,門外傳來吵鬧聲:我先進去,別擠!我抬頭一看,我的媽呀,10幾個30歲婦女進門了,領頭的一個說:小陳呀,大姐們陪你玩玩,不要害怕,這是這里的規矩我說:什么規矩呀。她們說:等下你就知道了。

  我見勢不妙,準備逃跑,哪里知道路都被他們堵死了。練窗戶外面都堆了東西(天那,他媽的她們早有準備)。

  無路可逃,我順手拿起一根纏棉紗的棍子喝到:你們想干什么!。領頭的說:

  喲,小子來硬的,姐妹們上!玩死他!3 個膀大腰圓的婆姨把我按住(天吶,他們體重至少有180 斤)搶下我的棍子說:小子,乖乖聽話,你這樣的老娘見過多了!

  幾個人3下5除2把我剝了個精光(由于是9月,身上那個衣服也不多。當時那個羞恥啊,真恨不得死了)我感覺周圍都是一片白茫茫的,頭頂上的燈是那樣的刺眼,只感覺很多手在我身上亂摸,突然感覺下身被什么含住了,還有舌頭來回舔。感覺很舒服,不知不覺就硬了,這種感覺和每天早上起床是的感覺差不多。

  只聽見周圍一陣唏噓:哇,好大呀,真是好寶貝!我只覺得下半身一沉,我的弟弟被什么夾住了,我想抬頭看看,可是頭和手腳都被按住了,我只感覺熱乎乎的液體順著根部流,上面不停地抽動(這種感覺真好)。我閉上眼睛開始慢慢享受,過了好一會只聽見哎喲喲哎喲的叫聲。

  只覺的弟弟被夾的很緊,一股熱流噴涌而下,身上那位位大姐身子一軟說:

  爽了,哪位接班。又是一陣喧鬧,又上來一位婆姨(我的命好苦啊,怎么沒年輕點的),就這樣斷斷續續我被10幾個人上了,按我的人也換了好幾批。我自己都快暈死了,渾身麻木,下身刺疼。

  一個聲音說:時間快到了,我就不玩了把,別把他玩死了。另一個聲音說:

  那不行,都要玩,這小子硬朗著呢,他都還沒泄,不會掛的!。我瞇眼一看,一位年青的姑娘滿臉羞紅望著我,大大的眼睛,長長地頭發,細長的腰身,瓜子臉,柳葉眉,皮膚白皙,胸部高聳(哇塞人間極品呀)。周圍那些婆姨們對她說:你不上也得上,別看你是新來的,你不上就會出賣我們!你不上就強行要你上!他們7 手8 腳把她身上工作服脫了,那幾個婆姨說:喲,還是個雛呢!她們把她推到我身上,順手脫了她的內衣,一對雪白的兔子在我面前晃來個晃去,乳頭紅嘟嘟的,她一臉通紅,閉著眼睛。這些人又把她褲頭脫了,說:你上吧,不上就不給你衣服褲子,看你怎么出這個門(真毒啊)。

  我感覺她的身體呼吸急促,雙腿緊閉夾得很緊,幾個人幫忙把她扶好,我只覺得一只手把我弟弟拿住,我覺得一緊,和前面感覺不同,只聽她哎喲一聲。周圍的人說:慢點,慢點,這個還是個處,哈哈,這小子有福氣!我看見大白兔在我面前晃動,姑娘雙手捂住眼睛,幾個婆姨扶著她上上下下的動,我感覺弟弟的被夾得很緊很緊,好像有一股力往里面吸,我全身血液都往里面流,自己也不自覺的挺動腚部迎合她。周圍一陣嬉笑:這小子會享受,自己動了,松開他吧!,我感覺手腳頭都被松了,我順手模著她高聳的咪咪,玩了一會,摟住她的腰肢使勁頂,她開始捂住臉,慢慢的也抱住了我使勁往我懷里鉆。我們就在眾人的眼皮下做愛,大約過了40分鐘,我感覺一股熱浪噴涌而出,一陣接著一陣,她喊了幾聲嗷嗷嗷嗷。我兩一下癱軟在棉紗堆里。

  我感覺好累,隱隱約約聽見有人說:怎么搞的,老娘還沒玩呢!另一個說:

  還玩個P ,東西放這,鎖好門走吧。我兩眼一沉昏昏的睡了過去!我醒來時,已經天黑了,車間門已經鎖了,我找到衣服,順著窗戶爬了出去,拖著沉重的腿慢慢回到了家,我晚飯也沒吃,找到幾件衣服,我去衛生間洗澡,發現弟弟很疼,上面還有血(這幫該死的,把皮都弄破了)洗完澡我就睡到了床上。第2 天,我找到廠部調了個工作,再也不想回到那個車間上班了,要是還去的話估計和劉大哥一樣被抽干(怪不得他很瘦的)。這件事伴隨我這么多年了,一直不敢找人傾訴,也不敢找人說,一直是我心里的陰霾。

  【完】